请看护、开刀,20万瞬间消失...43岁女业务的长照心声:如

A素生活 850浏览 40评论 来源:英亚体育app下载_真人官网app
父亲今年74岁, 2年前因为一场车祸意外,昏迷了9个多月。

因为头骨碎裂、颅内出血导致严重脑伤,不管是醒过来的时候,还是昏迷的时候,都需要由24小时外佣协助打理。我今年刚满43岁,在父亲昏迷之后, 就搬回去跟妈妈住在一起。

我和父亲从小的感情就很好。以前我去跑业务,跑的区域很难找到停车位,父亲一个礼拜会陪着我出去工作3天,放我下车后,就帮我顾着车,让我能专心跑业务。直到现在,父亲躺在床上,还是维持着这个期待,每逢星期一、三、五就会问我说:「今天要不要帮妳顾车?」

请看护、开刀,20万瞬间消失...43岁女业务的长照心声:如

没有你,我活不下去!

当初父亲送进急诊室,急诊医生第一时间通知家属到场时,他已经插着管,失去了意识,我跪在急诊室的外面大哭,妈妈帮我问医生:「我们可不可以看他一眼就好。」医生才勉强的点头同意。我们在里面牵着父亲的手,妈妈发现他会像平常一样用手敲她,于是对我说:「 妳来握爸爸。」

我握着父亲的手,问他:「爸爸,你有听到我的声音吗?」他突然敲了我两下,像平常开车时,敲着我的手一样,是我们彼此互动的一个暗号。由于我不确定是不是反射动作,因此又问了一次父亲:「爸爸,我跟你确定一件事, 你有听到我的声音,就再敲我2下。」

我感受到父亲又敲了我2下,于是再也克制不住情绪大声地说:「爸爸,你要听清楚,你一定要撑下去,没有你,我活不下去。我会在外面等你! 你有听到吗?」直到医生推他进手术室之前, 我感受到父亲又敲了2下。

回家?去机构?争执不休的手足冲突

父亲手术之后,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,这段期间我们也曾经挣扎过,不确定他到底会不会清醒过来,我的兄弟们都回来陪在他身边,每天不停地对着父亲说话。我记得自己生日时,许了唯一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父亲回家, 即使是昏迷状态,医院住满一段时间,也必须出院、转院适应新环境。

因此,在父亲还没清醒的时候,我就下定决心把所有需要的设备,包括医疗床、抽痰、氧气机,全部买回家,等到父亲回来之后,就能发现家人都陪在他旁边,让他比较有归属感。

当时我自己的兄弟,包括亲戚们,常常都会发生想法上冲突,吵成一团的状况时常可见。我自己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,在父亲出事之前,我们从来没有吵过架。然而,父亲一出事,家里乱成一团,包括医药费、养护设备、各种需要用到的耗材,这些金钱该怎幺分担?家中空间不足要怎幺挪出来?谁来照顾回家的父亲?都是很大的问题。在意见分歧上,我尽量尊重自己手足的想法,但是很多事情还是会有争议,其中,最大的问题一直都是金钱的开销。

当时,我们请看护一个月必须支付7万2的费用,加上开一次刀,10几、20万就这样瞬间消失。爸爸车祸开完刀后,还有一个引流管的排血手术,引流管必须自费,但是如果不装,每次都需要重複动刀,医生认为,这样对父亲会是一个折磨。包括引流管、头骨钢钉在内,每一次十几万的支出,总是来得很突然,然后就得硬着头皮筹钱下去。

照顾父亲的过程中,哥哥也曾提过要把父亲送进养护中心,才能得到比较完善的照顾。但我自己没有办法接受,总觉得养护机构少了一些温暖,就算父亲没醒,只要待在家里,每天都能回家陪他,回到家、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,最起码家人们都在,我觉得对父亲会更有益处。

因此,儘管有争议,还是毅然决然地把父亲自己接回家照顾,请了居家护理定期来看父亲的状况,有了专业人员协助,有任何问题都能互相联繫,也比较不怕出院的断层,原本对回家迟疑的兄弟们, 最后也比较能接受这样的方式,妥协了。

妳是我唯一的女儿啊!

父亲在11月的时候回到家里,刚开始,有几个医生朋友对于父亲的状况感到不太乐观,认为最后他可能不会醒。医生朋友们告诉我几个判断清醒的方法,必须要当你问病人:「我是谁,你知道吗?」或是「你知道我是你女儿吗?」问了他的反应不管是点头或是摇头,只要回答正确,就是清醒的表现。

一直到了去年过年, 记得那是个很冷的冬天, 初一、初二那两天, 外婆来我们家吃饭,我问父亲:「我在哪里?女儿在哪里?」他就会用双手指着我,当我询问:「外婆在哪里?」他就指着外婆, 但却仍然无法发出声音。

大年初四的那个晚上,因为前一天泌尿道发炎,我带他去医院施打抗生素,感觉父亲在混乱中,好像又想讲些什幺,于是我又尝试问了一次父亲:「爸爸,我是谁?」他第一句话就回答:「妳是我唯一的女儿!」从那一天开始直到现在,我们问他话,他都可以正确回答,父亲终于清醒了!

正确用药,辅助身心健康

父亲刚清醒的时候, 第一件事就是想着自杀,直到现在,偶尔都会请我去西药房帮他买自杀药。

父亲本来是个很乐观的人,但车祸带给他实在太大的打击,包括左半边瘫痪,活动需要旁人协助……他觉得拖累我们, 总是问:「医药费应该花了几百万吧?」因此总是有着自杀意图, 情况严重的时候,几乎是眼睛一睁开,就说他要去死。

当时的我,无法理解父亲为什幺想寻死,每次想到都忍不住哭出来,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把父亲救活了,父亲也清醒了,却总是嚷着要去死。

后来精神科医生开导我,如果换位思考,换成自己的时候,是不是也会想死?他告诉我:「有关父亲情绪的部分, 你应该要站在他的立场上想一想。」对于父亲想死的念头,就比较能释怀了。

父亲的轻生念头,后来尝试透过精神科医生的建议,原本的我,不希望父亲吃太多药,因为原本的用药就很多。然而,医生尝试跟我解释,如果用药的情况是加分,不是扣分,就不该害怕用药。我和家人商量过的结果,决定让父亲用药一个月试试看。那阵子,他确实变得比较乐观,晚上可以好好睡觉之外,也较不会胡思乱想,不再一直嚷着想去死。

从父亲开始复健的这2年多过程,很多观念都跟着父亲在学习,以前没有遇过,从来不知道身处其中的感受,不知道如果真的需要药物时,不过度畏惧用药,才能好好辅助父亲的身心灵健康,让他的失眠问题改善,精神也回复稳定状态。父亲的状况稳定,对我而言,就是最好的回馈。

爱的「动态回顾」

父亲没有醒过来之前,无法确定他到底会不会醒来,当时,很多人都给我力量,要我把专注力放在父亲身上, 去找资料、看书都好,给自己一些动力继续下去。

后来想到的,就是把这整个照顾过程都作成一个记录,从父亲昏迷到清醒的现在,我拍了很多影片,每天也会放上脸书分享,记录下照顾父亲的过程, 因为一路走来都太辛苦了。

我的脸书里面有一个专属于父亲的相本,叫做「超爱爸爸」,里面除了有父亲生活的点点滴滴,还有家人给他的各种爱的回馈与鼓励,亲戚朋友只要来到家里,我就帮他拍照,当我不在的时候,就请外佣帮忙拍照。相本里面满满的都是家族成员对他的爱,从他处于昏迷状态, 到他醒来可以跟大家握手,每个人来看他的过程,都把这些片段记录下来。

脸书每一天都有动态回顾纪录,例如:去年的今天、两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些什幺事,直到现在, 我还是透过这项动态回顾,来给予自己更多的勇气和动力,陪伴父亲继续走下去。

比如说,2年前的今天,父亲的状况还非常严重,5月发生车祸,6月还没脱离险境,那时候很辛苦、日子很难熬。可是现在父亲醒了, 一切都雨过天晴了,那些辛苦、吵架,都云淡风轻地离开了。

除了自我打气的功能,我也想把这段照顾过程作成纪录,也许哪天当我退休了,有更多时间把它统整成档案分享出去,分享给那些曾经,或正面临同样照护状况的朋友,因为对于很多家属来说,这些过程都太无助了,一步步地、自己缓慢地在黑暗中去摸索、蒐集资料, 如果当时有人给了我这份资料, 就能帮助自己更有勇气的走过来。

现在,当然还是希望父亲能够恢复到自己拿拐杖、自行沐浴的状态,但是我不希望给他太大的压力,如果不行,只要他能健康地陪在我身边就足够了。

有很多病友和病友家属们都会正面鼓励我,说他们以前也是父亲这样的情况,复健几年之后,就能拿着拐杖行走了。我仍然会抱持着这样的期待, 但其实,只要父亲健康的待在我身边,每天可以回家陪他聊天,就很好了。

偶尔,当我工作到晚上7点多还没回家,父亲就会叫外佣打电话给我:「姊姊要回家了吗?」即使他现在行动不方便,他还是担心女儿太晚回家,会不安全,我们互相关心、互相陪伴,这是现在我和爸爸,彼此活下去的动力。

请看护、开刀,20万瞬间消失...43岁女业务的长照心声: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