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U猜生活 362浏览 92评论 来源:英亚体育app下载_真人官网app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的时候,很少有人会细究这个奖盃下刻着的「Twyman–Stokes」到底是什幺,然而在这两个名字背后,却有着一个包含热血、责任、青春、友情,以及人类最终极善良的感人故事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上世纪50年代,Maurice Stokes是NBA最出色的大前锋之一,职业生涯第一场比赛他就砍下32分20个篮板8次助攻,新秀赛季,他场均砍下16.8分16.3个篮板4.9次助攻,三项数据分别位列联盟第10、第1和第8,毫无争议当选最佳新秀,并连续三年入选全明星和最佳阵容第二队,是NBA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。

塞尔提克的播报员Johnny Most这样评价Stokes:「他的速度、传球和意识难以置信,我第一次看到Magician打球时就想起了Maurice。你必须明白,他6呎7吋,240磅,像后卫一样控球,像中锋一样抢篮板。」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而作为他的队友,也是我们文章另一个主角的Jack Twyman虽然没有Stokes耀眼,也是全明星的常客以及队内最重要的得分手,他们本应该继续并肩作战,然而一次意外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。

1958年3月12日,例行赛收尾战,皇家对上湖人,Stokes在一次上篮之后摔了一个倒栽葱,直接昏了过去,过一会才恢复了意识。根据当时的报导,Stokes爬起来时状态很不正常,他跪在地板上像一个忏悔者,痛苦地用手捂住头,很久才站起来。如果换成现在,Stokes一定会被送回更衣室,接受相关检查,然而在那个篮球运动员和伐木工区别不大的时代,他的队友们只是等他站起来之后拍拍屁股以示鼓励。休息一会以后,Stokes重新回到球场,那场比赛他砍下了24分、19个篮板,皇家以96比89战胜了湖人。三天后,皇家在季后赛中83比100输给了活塞,Stokes在比赛中显得笨拙而迟缓,儘管如此他还是得到12分、15个篮板。赛后,球员们凑在一起喝了几杯啤酒,Stokes抱着马桶狂吐不止,队友们以为他只是喝多了,或者像Jim Paxson一样得了流感。在底特律机场,Stokes已经虚弱得无法走路,他向队友求助:

「帮帮我,我感觉有点不对劲。」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「他差点晕倒,」Tom Marshall回忆,「当时Dick Ricketts和Jack Twyman也在那儿,我们一起把他扶到飞机上。」皇家的队医觉得,一场宿醉或者流感没什幺大不了的,叫救护车有点小题大做,再回去医院也不迟。

飞机起飞几分钟后,Stokes哭着跟队友说:「我感觉要死了。」着陆之前,Stokes突发癫痫,一名空乘为他戴上氧气罩。「他满头大汗,就像从游泳池里捞出来一样。」Twyman回忆。

抵达辛辛那提后,Stokes还有微弱的意识,感觉自己像死尸一样被六个队友抬出机舱,其他皇家的球员透过窗户,看到他被送进救护车。而当Stokes再度醒来时,看到的是医院的天花板,此时他感觉手脚动弹不得,甚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Stokes被确诊为创伤性脑炎,而严重的脑损伤和延误治疗(尤其是之后他还打了一场高对抗的比赛)最终导致他终生瘫痪。而当时NBA球员没有医疗保险,雪上加霜的是皇家此时面临出售,Stokes 2万美元的合约直接被废掉,接手后的新老闆也拒绝与他续约。事实上,1957-1958赛季的皇家中,最后只有Twyman留了下来。

「打完最后一场比赛,其他人都收拾好了行李。」Twyman说,「只有我在辛辛那提安了家,Stokes没有队友,进退两难。我该怎幺办?」「他来自匹兹堡,跟我一样,他的家人不在这,能指望的只有我。」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其实在此之前,Twyman和Stokes没有太多的交情,甚至互相瞧不上对方。1955年读大学时他们曾在全国锦标赛上交过手,一起效力辛辛那提时也只是普通队友。蒙克-梅内克 1957-1958赛季曾效力辛辛那提,据他爆料Stokes和Twyman根本合不来。一场比赛中,Twyman连续三次投篮不中,而Stokes三次抢到了进攻篮板。然而下一个回合,Twyman继续打铁。暂停时,Stokes忍不住狂喷Twyman。但Stokes没料到,昔日的冤家变成了自己的监护人,当时他的银行账户只剩下9000美元。Twyman的儿子Jay觉得父亲太过天真,一时冲动就作出了决定,因为Stokes每年的治疗费用高达10万美元,而Twyman打一年球才赚1万5。

更微妙的是,Stokes是黑人,而Twyman是白人,在那个种族歧视横行的年代,这样的举动显得特立独行,但Twyman根本不在乎,在辛辛那提他和很多黑人球员打成一片,他认为打球虽然赚不了多少钱,但是拉近了大家之间的距离,忽略了肤色的差异。

1958年,NBA球队做客辛辛那提时,很多球员都会来医院探望Stokes。然而这个只能眨眼交流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大个子还是让大多数人感到惴惴不安,他们总是讲几个笑话后匆匆离去,甚至不愿意抱一下Stokes,只有Twyman一直坚守在那里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Twyman会耐心地按照字母表的顺序读26个英文字母,直到Stokes眨眼,然后把这些字母拼写出来,用这种方式完成交流。有时为了让Twyman好受些,乐观的Stokes甚至会主动挑起争论:「做一个篮板手有什幺不好?」而Twyman则会回答:「像你这种家伙只能抢篮板,因为你总是投不进,所以必须想办法争取第二次或者第三次的机会。」

Twyman帮助Stokes通过法律途径获得了一些赔偿,然而相对于鉅额的治疗费用这仍然是杯水车薪,必须想别的办法筹钱。1958年秋天,Twyman在纽约认识了一个叫Milton Kutsher的酒店老闆,酷爱篮球的Kutsher建议,可以在他的酒店里举办慈善比赛,如果能请来NBA球员,他负责食宿。

Kutsher和NBA颇有渊源,Arnold Auerbach曾经在夏天为他执教一支球队,早在40年代他就开始僱佣大学球员兼职做服务生,包括Wilt Chamberlain和Bob Cousy。在Cousy看来,那里就是天堂,1比15的男女比例,还有丰厚的薪水。第一年Cousy带着1500美元回家,他的妈妈差点报警,以为儿子抢了一家杂货铺。

Twyman原定计划邀请10个NBA球员,然而到了1959年8月4日,首届Stokes慈善赛正式开打时,足足吸引了30个球星,Kutsher的酒店门前停满来自纽约、纽泽西、马萨诸塞和俄亥俄的汽车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比赛的条件很简陋,露天场地,沥青地面,木製篮板,但站在场上的却是清一色的天王巨星——Bill Russell、Chamberlain、Cousy等等。这是年轻的Chamberlain(当时他还在读大学)第一次面对NBA球员,Auerbach派出Jim Loscutoff和Walter Dukes,然而Chamberlain用了不到半场就打出三双——20分、14个篮板、10次火锅。红衣主教吐槽:「他简直要把教练赶到精神病院去。」巨星加盟让Stokes慈善赛变成了全明星赛,3000名球迷将球场围得水洩不通,这场比赛为Stokes筹集了4000美元的善款。

除了慈善赛,Twyman想尽办法为Stokes筹款,邀请《洛杉矶时报》的Jim和《华盛顿邮报》的Milt Gross这样的大牌记者,到医院探望Stokes,因为他们能写出感人至深的故事。故事发表后,读者们寄来装着钞票的信封,Stokes曾恳求护士为每一个捐款者写一封感谢信,但很快放弃,因为这是一项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。

而躺在病床上的Stokes也一直没有放弃希望,甚至计划重新回到辛辛那提打球,这样的信念让他每天坚持康复训练,每次拉伸都让他忍不住尖叫。「他汗如雨下。」Twyman回忆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几乎每天训练之后,Twyman都会来医院,渐渐地Stokes恢复了说话的能力,儘管在外人看来那更接近于呻吟,也只有Twyman能理解他在说什幺。作为治疗的一部分,后来医院为Stokes安装了一台打字机,他利用缠在手腕上的吊带来控制打印机,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,他打出了第一句话:「我该怎样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呢?」

Twyman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,他说自己感到沮丧时,总是喜欢去拜访Stokes。「他总是给我打气。」Twyman说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1965年,Stokes已经可以简单地说出几个单词,走十英尺,做一个不标準的俯卧撑,他準备参加一次自己的慈善赛。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Twyman借来了一架私人飞机,同行的还有皇家的几名球员Oscar Robertson、Wayne Embry和Adrian Smith。Oscar Robertson指挥Embry将Stokes抬上飞机,绑在座位上,旁边有一个护士拿着手帕为他擦口水。

比赛当晚,Stokes在热烈的掌声中被推上沥青球场,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。为了向参赛球员表达敬意,Stokes送出自己亲手製作的陶器,Chamberlain、Robertson和Dave DeBusschere都收到了这样的小礼物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每月总有两三次,Stokes会去Twyman的家里吃饭。Jay Twyman回忆,Stokes一般会坐救护车,他们要把他从车里抬出来,放到轮椅上,推到餐桌前,护士一边喂他吃饭,一边给他擦嘴。Twyman总会调侃老朋友:「Maurice,我现在都背不动你了,你就不能减减肥吗?」

1970年3月30日,Stokes突发心脏病,被送往医院六天后离开人世。医院一直保留着Stokes的遗体,直到Twyman赶回辛辛那提。此时,Twyman觉得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,应该放弃慈善赛了,十几年里他发起成立的Stokes基金会筹款超过30万美元。但Kutsher没有让比赛终止,他们陆续为前塞尔提克球员Gene Conley以及1971年叱咤NCAA的Howard Poter等人筹款,直到1999年Chamberlain去世后这项赛事才彻底终结。

Stokes去世后,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夸讚Twyman高风亮节,儘管他本人一直坚持认为,其他的队友都会这幺做。1973年,Twyman和Stokes的故事被搬上了大银幕。

当Mike Conley举起最佳队友奖盃时,它背后蕴藏一个「

1983年,Twyman入选名人堂——他当然配得上这样的荣誉,单场砍下59分,1959-1960赛季场均31.2分,要知道当时除了Chamberlain之外,从来没有人做到过单季场均30分。而Twyman认为,自己的老朋友也应该入选,此后每年都坚持提名Stokes为名人堂成员,他的坚持终于得到回报。2004年,Stokes正式入驻名人堂,Twyman替老朋友领奖,并发表演讲,他谦逊地表示,照顾Stokes这样伟大的球员是他莫大的荣幸。

2012年5月30日,Twyman因患血癌在辛辛那提去世,享年78岁。2013年,NBA正式设立最佳队友奖,命名为Twyman-Stokes盃。「Jack和Maurice是NBA历史上队友情谊的经典写照。」David Stern说,「纪念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设立一个奖项,表彰队友之间的友谊和无私精神。」

对Stokes来说,Twyman不仅是队友,也是肤色不同的兄弟,球场上的表现和球场外的友谊让他们的兄弟篮球永载史册。

加动网LINE好友,重大体坛消息不错过

网易体育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